虐得我想自己动手

陌上开花 第十七章

17.

琅琊阁距金陵快马加鞭需四日路程,此番前去萧景琰只带了列战英及下属两位。列战英派遣一支六人暗卫随行。

此日萧景琰一行已到达琅琊山脚,抬头望去便能看见琅琊阁依山而建,从半山腰一直延到山顶。

萧景琰与列战英先在山脚休息,派一人先行,带去他手信一封银票若干。如能顺利凭手信直接见到蒙古大夫最好,要是琅琊阁不识,则便让手下将信投入信格中,等琅琊阁估价回信。

琅琊阁的人见到这封信的时候,并未耽搁,直接送到了蔺晨的手中。蔺晨本就想着以萧景琰的个性,知道梅长苏活着绝对会过来要人,便让下面的人机灵着,有什么风吹草动就来禀报于他,这不今天这位送信的,就说了一句:欺君罔上。

“欺君罔上?”蔺晨拿到信的时候听到这么一句,顿时火大,“他能见到梅长苏多亏我,说我欺君罔上!”

“阁主,你是欺君来着。”

“他人呢?”

“还未到。”

“梅长苏呢?”

“还未醒。”

萧景琰也未在山下久待,整理完衣冠便上山。到了山门便直接由人领进。不得不说琅琊阁的风景如画,环境清幽,适合休养。

萧景琰是在一空旷的平台上见到的蔺晨,跟三年前一样,揣着手站在那等他。碍于身份,给他行了个礼。萧景琰也还了一个,他出门在外身份也不好公开,何况他本来也不是一个拘于礼节之人。

请他入座后,蔺晨给他倒了一杯茶。萧景琰只抿了一口。开门见山的问道。

“小殊还好吗?”

“我不认识林殊。”

“强调这个有用吗?”

“有,十多年前,林殊就死在梅林了,而我三年前从鬼门关拉回来的也叫梅长苏。”

“无论你如何自欺欺人,他更愿意活成林殊。”

“你!”

“不是吗,在我面前,在你面前,他总是说自己是搅弄风云的阴诡之士,到最后都想变回林殊再上沙场。他从心底就看不起梅长苏这人。”

“那他也是为了赤焰军,为了你!”

“那他就还是林殊。”萧景琰并不想在这个地方与蔺晨做口舌之争,“我不是来跟你吵架的,林殊也好,梅长苏也罢。事到如今了,他们也就是一个人了。争论这些有何意义。”

“有,梅长苏是梅长苏的时候,你如何待他,他是林殊了,你又如何待他。”

“我!”

“无话可说了吧。”

“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总得有时间吧,才能看清一个人的真面目。老阁主救回小殊的时候,你们是因为早就认识他了,所以才能如此尽心待他。要是他只是个普通人,恐怕也没有以后的事情了吧。都是彼此彼此。”

“你!”蔺晨咬牙切齿,“我听阿苏说你为人耿直,不善言辞。我看他是没看清你吧。”

“我就当你是夸我了。”

“我发现我还是看你不顺眼。”

“我也是。”萧景琰端起茶杯又放下,“现在总能告诉我经过吧。”

“有啥经过,就是他没死成,我给救回来了。”

“想不到你还能起死回生?”

“起什么死啊,那时他没死透,周围人是看见他咽气了,我也知道他大限已到,还想再确认的时候,飞流就开始闹。这不所有人都不能靠近,我本想骗骗飞流说,阿苏只是睡着了,过会我喊醒他,飞流不信,非得让我当场喊醒。我是硬着头皮上去把了脉,发现居然还有微弱的脉搏。”

“所以你将计就计?”

“对啊,反正战事已经结束。”

“那葬在梅林的是谁?”

“不知道,战场上到处都是没人要的•••••随便找一个烧了呗。”

“多谢。”

“我又不是为了你。”蔺晨虽说看不顺眼萧景琰,但是说到底他也未曾做过什么错事。无非就是迟钝了点,耿直了点。林殊是他的至交好友,当他以为林殊死在梅林的时候,这十多年又是如何过来的。好不容易等到复活的林殊,结果又失去,“你咋不问问我梅长苏在哪?你不想见他?”

“想,但是你要是让我见的话,自然会让我见他,你要是不肯,我也无可奈何啊。”

“无可奈何?你不准备带他回去?”

“回哪?金陵?”萧景琰笑笑说,“他既然已经是梅长苏了,就更适合呆在江湖,金陵那种地方不适合他。”

“那你来干什么。”

“能见到他说上话。虽然我已登基,金陵已不像当初那样变幻莫测,但是皇城底下也绝不会是风平浪静。我想他现在的身体也不好吧。那边不适合静养的。”

“嗯,睡着呢,现在的他醒着的时辰没有多少。身体是耗空的。”

“会有事吗?”

“怎么会没事。火寒之毒我想你应该听过了,三年前他吃的冰续丹刚好与这个毒相冲,他体内的火寒毒症已除,但是当年拔除火寒毒的后果是没法改变的。他还是畏冷,再加上服了冰续丹,强行提了体力,现在一直昏睡,就是补当时的精力。”

萧景琰越听越心寒,当时听母妃讲火寒之毒时便恨自己为什么如此愚钝,没有早点认出来,而现在又添新伤。

“你也别难过,至少他还活着,还有我这个蒙古大夫在。”蔺晨也只能这么安慰,看得出萧景琰是真的很在乎梅长苏。能保多久是多久吧,“你要去看看他吗?”

“他不是睡着?”

“现在是睡着,也不知道啥时会醒。你走之前就在这住这吧,他总有醒的时候。他要是见到你也是会高兴的。”

评论(2)
热度(72)

© 虐得我想自己动手 | Powered by LOFTER